〖blank〗

一个无聊的人

【枪弓】一个故事

雪屋诗话:

想不出标题,所以就这样了【。


可能会有后续吧……


ooc肯定有。


早上八点整的冬木机场,阳光明朗,滑行道被日光照成一条泛着银光的闪耀灰带。一班飞机刚从蔚蓝、万里无云的天空里降下雪白的机翼,大厅里因而人来人往。人头涌动,像一波刚平的大海表面翻动的黑色泡沫。


伊利亚牵着emiya的手,刚刚走下飞机,混在拥挤的人群里。她戴着薄绢的洁白手套和白色宽檐帽,穿着一条紫色的裙子:裙边如同柔软光滑的云朵般轻微浮动,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皮鞋:似乎有些不合脚,她很不舒服地不断扭动着脚腕,袜子裹着的脚踝磨红了一片。


Emiya的衣着就简单多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崭新西装,里面衬着白衬衫。


伊利亚走了两步就抬起头抱怨:“这双鞋子穿起来太难受了。”


见Emiya还没有做出回答,她歪着头补充一句:”抱着我走,好吗,大哥哥?“


声音清脆甜美,差点被人群的嘈杂淹没了。


“伊利亚,请你再忍耐一下。”Emiya没有停下脚步,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这里人太多了,走到人少一点的地方就抱你起来,伊利亚你也不希望在这种拥挤的地方丧失优雅吧?”


“唔,伊利亚讨厌人多的地方。”少女轻声说,声音纤细得像片雪花。


于是emiya牵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顺着滚动汹涌的人群往人较少的大厅阴影处走去,走得很慢。


到了墙边,emiya的脚步停下了。


“emiya,先帮我把鞋子脱下吧。”伊利亚皱着眉头踢了踢一双小脚,“疼死了。”


“知道了,不过伊利亚你之前自己说过,就算很疼也要保持优雅。现在已经疼到无法保持的地步了吗,需要创口贴吗。”


“不需要——其实,也没有疼到受不了,疼的时候哪里会管那么多嘛!”伊利亚鼓起嘴抗议,


Emiya嘴角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但这笑容转瞬即逝。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爽朗天空般的笑意:“嘿,找到你了,小哥。”


与此同时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力道不轻。


Emiya的眉心皱出一道川字,几乎成了东非大裂谷。他牵着伊利亚的手,把伊利亚护在身后转身面对说话的人。


“抱歉,无意冒犯,不过我想阁下认错人了。”


“哦?白头发黑皮肤,带着一个白头发的小姑娘,这种人在机场里哪里找得到第二个?”


说话的男人留着一头艳丽的蓝色长发,梳成一束在脑后打了个结,嘴角的笑容在说话间有增无减、愈加上扬,笔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挡住大半张脸的墨镜,不过露出的小半张脸线条明朗,看得出来是个令女子倾心的帅气欧洲男人。他穿着白衬衫,打着一条宝蓝色的领带,外面松垮垮套着一件西装外套。


看上去是个不怎么正经的保镖,却散发出一股绝对难缠的气息。Emiya在心里吐槽,眉心皱得更深。


不过,当他开始说话的时候,眉心舒展开,语气也放得云淡风轻:“事实上,这样的人绝非独一无二,就算是在机场也是一样,我想你大概是哪家大公司总裁派来接千金小姐的小保镖吧。那么,好心告诫你,为了你今后的职业生涯着想了,如果不好好进行地毯式搜索而只是看见一两个‘好像就是’的人就冲上去撒欢,是会丢掉饭碗的。”


“哈,老子可不是什么小保镖,看人的眼光不行啊,也太瞧不起人了,小哥。”男人的笑容有些消减。


“不管你是什么职业,接机这种工作都不能想当然。”


“少啰嗦,虽然你口口声声说着不是,看你这样话多,我倒是越来越确信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了啊。”男人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不管你信不信,我在这儿找你受的是远坂家大小姐之托,听到这个名字你就明白了吧。”


“哼,凛会派这样一个人出来,开什么玩笑。”伊利亚抬起一张小巧的脸来,绯红的眼里充满了不屑。


男人笑了一下。


“凛派来的人?”


Emiya用他特有的那仿佛和眼眸同色的视线把他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活像在给一件死物做激光鉴定。


“喂喂,那是什么眼神。”男人表示了抗议。


“没什么,只不过觉得凛的品味差得令人担忧而已。”emiya看着他的眼睛,嘴角流露出一丝戏谑。


男人摸着头叹了口气。


“我说,小哥,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虽然我的确是受大小姐之托,不过我和她可不是那种关系。”


“哦?不是?看来我可以对凛的审美放心了。”emiya一边的眉毛上挑,“就算你是凛派来的,不管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我们这里都不需要接机。”


“大小姐的命令是怎么样的,你也明白吧,准守它对我们都有好处。”男人忽而取下墨镜,露出一双在金灿灿日光里艳红如血的眼睛。


吊儿郎当的语气不过是一层外壳——或者说成个人喜好更加合适。


这看似被喜好包装完全的锋芒实际上无从遮掩,正敞露在外。Emiya绝非白痴。


“哎呀哎呀,真是没办法,稍微忍耐一下吧,伊利亚。”Emiya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讥讽神态,他蹲下身子,小女孩扑到他的怀里,被抱到空中时还对男人作着鬼脸。


“既然是凛那家伙,就没办法呢,Emiya似乎要怕她一些。”


“别胡说,伊利亚。前面带路。”


后面那句话是对男人说的。


“总算同意了吗,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男人上来勾住他的肩膀迈开脚步把他推搡着往前走,一副亲热的危险神态。


这家伙完全就是个自来熟。


“我们不需要做这种交换,放开。”


“交换?你这家伙真有意思。”男人咧嘴一笑,放开了手臂,只是走在他旁边,依稀可见一颗锐利的尖牙在太阳底下闪着寒光。


野兽。Emiya心想。


然后男人接着说:


“也罢,你不肯说,老子就先告诉你好了。我叫lancer,你呢?”


Lancer?听起来不像真名,Emiya心想。不过正如他说的,他们不需要这种交换。


Emiya向来是个追求效率的人,就算是这种不知吉凶的行动。既然对方的名字对他毫无意义,一个代号就足够了。他回答:“Emiya。”


“按照这里的礼仪,是该说多多指教吧?”


看不出来这家伙还懂得礼仪,这和欧洲大佬粗的模样可不想称。


Emiya冷淡地做出了回应。


“没有那个必要,既然你只是奉命行事,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也不适合废话过多。”


“废话?这种有趣的任务可不能算是废话。”


“随你的便,对我来说完全是废话。”


“喔,真是无趣的小哥。要喝啤酒吗,我请你。”


Lancer停下脚步,指着旁边一台自动售卖机。


他们这时候已经走出了机场以及拥挤的地带,到了一条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繁华街道上。


“emiya不喝酒的。”


“更加无趣了啊,小哥。”


“感谢夸奖,被你觉得有趣才是糟糕的事情一桩。”


眼看着Lancer把墨镜架回鼻梁上的瞬间不悦地挑起了眉梢,Emiya没给他进一步发表品头论足的机会,接着说:“伊利亚,我不是说过,没有带换的鞋子吗?”


“是啊,真是糟糕,Emiya居然也会忘事。”伊利亚在他的怀里闷闷地说着,一双还套在皮鞋里的小脚往前不断踢着,像是在踢踏空中并不存在的卷叠浪花。


日头渐渐暗下来,不知何时吹聚而来的阴云覆盖了天空,太阳金色的脸儿半边躲进云层里,像在窥视般,它往大地投下惨白的光比浮影还要惨淡。


行驶的汽车在地上碾过漆黑的阴影。


“我从不忘记事情的,伊利亚。”Emiya皱了皱眉头,“你看,对面有家女孩的鞋店。”


然后他向Lancer带着微笑说:“请原谅,我们必须得去买鞋子,你也知道女孩的衣着和舒适是最重要的。”


“什么原不原谅的,小哥你——”


剩下半句话被一辆大巴尖锐的笛声搅成粉末吞噬殆尽,Lancer站在原地看着从眼前掠过的车影遮挡了视线。


取下墨镜,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


那笑仿佛有颜色有光亮,就像他的眼睛,是鲜血的艳红。


车影过去了,对面的鞋店在尘土飞扬聚齐的阴霾后兀自店门大敞,他看也不看就知道那两个借着车子的遮挡跑过马路的人并没有走进鞋店。


果然并不信任他,这个叫emiya的狐狸。


他挑起的嘴角上,那笑容这时仿佛颜色更深,仿佛一匹小鹿被撕裂时心头伤口流出的血。


“啧,狐狸。”他冲过马路,往店门中看去,果然里面只坐着一个神色娴静的女店员,往他投来疑惑不解的眼神。他看着左右苍白的街道。右边的路通往闹市,左边的路通往郊区,两端都人头济济。


一定是右边。Lancer拿定注意便迈开脚步在街上奔跑起来,他的血几乎被滚烫的太阳晒得蒸腾起泡沫,追逐猎物的畅快感在他的每一个毛孔里舒张开来化成滔天的巨浪,逐渐漫过大脑,漫过全身。


鞋店里,店员疑惑地看着一个女孩天使般骤然出现在她的店里。


——TBC——

评论

热度(18)

  1. 〖blank〗雪屋诗话 转载了此文字